当前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 河北经济  > 正文

《深入敌后之特种兵》

发布时间:2018-04-27 17:11

字体大小:  

1942年,抗战进入白热化。滇西沦陷,缅甸沦陷,怒江以西地区全部陷于日军之手,国民政府远征军阻敌于怒江,形成中日两军隔江对峙的局面。

在一场涉及敌我双方攻防态势决定性的战役中,远征军预二师派出洪子杰率领的四人特战队深入敌后,于千难万险中力挽狂澜,炸毁了日军弹药库。但经此一站,特战队也遭遇重大打击,亲如手足的狙击手不幸牺牲,洪子杰悲痛不已。

预二师取得战役胜利,洪子杰的特战队功不可没,立功受奖。可这却引起了在战斗中火线拼杀、浴血奋战的神枪手连长祁连城的不满,与洪子杰等人发生激烈冲突。就在双方针锋相对、水火不容之时,预二师师长顾远山却决定将祁连城调入特战队担任狙击手。这使祁连城和特战队其他成员之间都心怀不满。

QQ图片20180425120501

而令洪子杰与祁连城之间更加心生嫌隙的是,祁连城对刚刚来到前线的战地医生胡蕊蕊一见倾心,但他不知道的是,胡蕊蕊曾经和洪子杰是大学期间的恋人,两人彼此之间依旧深爱着对方。这为洪子杰和祁连城之间的并肩合作埋下了隐患。

恰在这期间,盟军飞虎队的一架战机被日军击落,身藏重大军事机密的飞行员爱德华不知所踪,而盟军秘密派出的搜救队也被日军俘虏,一时情势危急。盟军驻预二师的代表罗宾迫不得已请求援助,师长顾远山决定派遣洪子杰的特战队再次深入敌后解救美军搜救队和飞行员爱德华。

洪子杰以大局为重,带领祁连城等特战队员出征。可个性张扬率真的祁连城却藏着自己的小心思,希望通过此次任务展露身手,确立自己在特战队中的地位。而祁连城不服从命令的擅自行动却使自己深陷绝境,生死存亡之际,洪子杰赶到,奋不顾身将祁连城救出来。令洪子杰颇感欣慰的是,经此一事,祁连城对特战队的态度发生改观,相互之间的配合也开始有了默契。

QQ图片20180425120456

通过幸存的美军搜救队提供的情报,洪子杰得知飞行员爱德华阴差阳错的被囚禁在日军战俘营中。洪子杰和祁连城决意实施解救,但在具体行动方案上两人再次发生重大分歧。洪子杰力排众议,只身混入战俘营实施营救。

洪子杰排除万难,在战俘营中找到了爱德华,没想到天性多疑的爱德华竟然借助日军的手来验证洪子杰的真实身份,致使洪子杰命悬一线。关键时刻,洪子杰巧妙化解危机,并鼓舞了其他战俘共同展开反击,在与祁连城等其他特战队员里应外合下,成功解救出爱德华等战俘。

特战队凯旋而归,经过生死考验,洪子杰与祁连城之间也建立了深厚的情谊。偏偏这个时候,国民党军统专员刘世飞来到预二师排查中共潜伏人员,洪子杰成为重点怀疑目标。在师长顾远山、团长张建功的积极斡旋保护之下,在胡蕊蕊的暗中协助之下,洪子杰暂时摆脱了刘世飞的纠缠和调查。但刘世飞不甘罢休,看准祁连城对党国忠诚、信仰坚定的特性,一番鼓动说教,希望其在行动中时刻关注监控洪子杰的一举一动。

 

QQ图片20180425120450

特战队奉命摧毁日军秘密建设的机场,祁连城在执行任务中不断对洪子杰进行试探,确实发现洪子杰在诸多问题的决策和见解上与自己大相径庭,也由此产生更多的分歧和误会。祁连城的猜疑也导致了行动屡次受阻,引起了特战队其他成员的不满,相互之间内耗不断。但洪子杰对于祁连城与刘世飞之间的约定早已心知肚明,却依旧选择给予祁连城充分信任,这令祁连城内心也矛盾不已。

于千难万险之中,日军机场被摧毁,解决了远征军的心腹大患。可洪子杰和特战队在撤退途中却误打误撞闯入当地土著阿昌族的部落之中,并且由于阿昌族部落首领的女儿喜娜暗恋洪子杰、以身相许,违反了部落族规,导致特战队和当地土著之间爆发了激烈冲突。迫不得已,洪子杰宣布了自己与胡蕊蕊之间的恋情,暂时平息了与部落之间的矛盾。这一结果不但令喜娜伤心欲绝,也是身处事外的祁连城内心苦闷。为了赢得胡蕊蕊的芳心,祁连城以能够帮助喜娜获得洪子杰的倾心为条件,暗中与喜娜建立了攻守同盟,以期能够彼此成就对方。

洪子杰的身份调查由于缺少真凭实据而暂时告一段落,刘世飞铩羽而归。本以为风平浪静,可阿昌族部落却突然蹊跷的爆发了严重疫情,并且有蔓延到整个军营的风险。身为军医的胡蕊蕊虽极力极力救治,奈何缺医少药条件有限,终究无法彻底解决危机。胡蕊蕊一筹莫展之际,两个深爱她的男人洪子杰和祁连城各自施展神通,历经波折,终于从美军手中拿到了紧缺的阿司匹林。

胡蕊蕊和喜娜牵头组成了医疗队,深入阿昌族部落救治疫情,洪子杰和祁连城的特战队奉命提供全程安全保障。可阿昌族由于封闭落后,对于胡蕊蕊的治疗方式无法接受,甚至一度剑拔弩张。胡蕊蕊凭借自己高超的医术最终赢得了族人的信任,疫情得到有效控制。

可洪子杰却发现,所谓的疫情其实是日本人为了占领部落领地而实施的一场阴谋投毒,同时,所有部落族人和医疗队、特战队,均已经深陷日军精锐部队的严密包围,与外界彻底失去联络,坐困愁城。

一面要为部落族人争夺救命水源,一面又要严防日军精锐的偷袭骚扰,洪子杰、祁连城等四名特战队员疲于奔命。危急关头,身在其中的胡蕊蕊挺身而出,主动请缨,要只身返回预二师报警送信。无奈之下,洪子杰以身吸引日军火力,护送胡蕊蕊突出重围。

狗急跳墙的日军开始对部落领地展开疯狂攻击,洪子杰和特战队在部落族人的鼎力协助下顽强抵抗,终因寡不敌众而命悬一线,幸好历经千难的胡蕊蕊带着大部队及时赶到,击退日军,使洪子杰等人化险为夷。

经过这场磨难,阿昌族部落首领对中国军队的印象大为改变,不但定下世代修好的盟约,更是擅自做主,要将喜娜许配给洪子杰。洪子杰坚决拒绝,却被阿昌族众人理解为违背盟约,将特战队众人扣留。此间本可以顺利逃脱的洪子杰,为了获得部落祖传的秘密通道地图,从而一举捣毁日军的炮兵阵地,不得不暂时委曲求全。喜娜终于理解了洪子杰对胡蕊蕊忠贞不渝的爱,违背族规,假办婚礼,将地图骗出来送给洪子杰。而不明真相的胡蕊蕊,在婚礼上痛不欲生、酩酊大醉。

洪子杰等人出其不意发动突袭,乱军之中将日军炮兵集群捣毁,更为关键的是从中发现了日军的频繁调动,是正在筹备一项意图彻底阻断大西南抗日通道的“天网计划”。

通过预二师截获的日军电文和洪子杰的分析,确定了日军“天网计划”的核心环节是小龙川水电站。洪子杰和特战队摩拳擦掌,决定再次深入敌后,炸毁水电站,彻底摧毁天网计划。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份被截获的电文其实是日本为了报复洪子杰特战队而设下的阴谋。

洪子杰、祁连城等人毫无防备中了埋伏,被困在地下仓库中无法脱身。面对日军设下的重重机关考验中,特战队成员纷纷视死如归,舍身护佑战友脱险。最后生死关头,祁连城又因为洪子杰的共党身份嫌疑而差点反目相向,但几经生死考验的兄弟情义还是促使两人并肩作战、绝地反击,带着支离破碎的特战队逃出了日军的魔爪。

归队途中,洪子杰听闻胡蕊蕊和喜娜因为实施水文监测而被日军俘虏,于是不顾自身伤痛,冒死深入虎穴,携手展开营救,最终保护了胡蕊蕊和喜娜安然无虞。

回到预二师基地,面对特战队亲如手足的兄弟一个严重烧伤,一个重度昏迷。想着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判断失误而造成,洪子杰自责不已、内疚不已,整日愁容满面。而祁连城也在此时突然提出调离特战队的申请,并将特战队所遭遇的一切损伤都归罪于洪子杰,两人几乎决裂,这令洪子杰更加苦楚。

胡蕊蕊理解洪子杰内心的煎熬,在身旁给予呵护照料,终于使洪子杰走出阴霾。胡蕊蕊主动向洪子杰坦露心声,表达爱慕,本以为水到渠成之事,没想到洪子杰却断然回绝,胡蕊蕊不明所以,也伤心不已。

洪子杰重整旗鼓,向顾师长提出重组特战队的设想,可他万万没想到,得来的却是一纸解散特战队的命令,将洪子杰派往师部集训队担任教官,洪子杰心灰意冷。

集训期间,洪子杰无意间得知预二师接到远征军司令部的密令,要在抗战之际对共党的一支游击队武装实施攻击。身为共党潜伏人员,预感事情重大的洪子杰决定铤而走险窃取密令,揭露国民党破坏抗战的事实。

洪子杰制定了周密计划,可没想到在实施行动时依然露出破绽,身份即将被揭开,千钧一发之际,在一旁时刻关注洪子杰动向的胡蕊蕊及时现身,替洪子杰化解了危机。而胡蕊蕊也似乎明白了洪子杰的真实身份,对于他拒绝自己的感情一事也有了重新的认识,于是鼓励洪子杰彻底离开预二师这个危险之地。

祁连城舍身营救喜娜而负伤,这使喜娜渐渐发现,自己其实早已爱上祁连城。面对性情大变的祁连城,喜娜不离不弃,并且意外发现祁连城宁可背负骂名也要主动离开特战队,恰是因为负伤之后留下后遗症而导致了无法操枪。

曾被祁连城重创的日军狙击手前来寻仇,祁连城向别人隐瞒了事情,准备悄悄迎战,不料行踪被喜娜发现。祁连城因为旧伤未愈,在和日军狙击手的对决中落入下风,为了保护祁连城,喜娜铤而走险以血肉之身替祁连城挡下致命子弹,不幸罹难。面对临终前喜娜的心声,祁连城立下从此终生不娶的誓言。

携带重要情报准备离开预二师的洪子杰在路途上巧遇被日军围堵的祁连城,果断出手将祁连城救下。祁连城彻底被洪子杰不计前嫌的兄弟情义打动,申请重回特战队,再次与洪子杰并肩作战。可出乎意料的是,洪子杰此次却拒绝了祁连城的要求。

就在洪子杰再次准备离开之时,军统专员刘世飞携带着重要证据重返预二师,并理解对洪子杰实施了拘捕审问,一时间情势急转直下,不但重要情报无法传递,甚至洪子杰自身都已难保。

胡蕊蕊和特战队其他成员为了营救洪子杰做出各种努力,但均未成功。关键时刻,师长顾远山假借战斗任务需要,要让洪子杰再次实施深入敌后行动,并暗示洪子杰就此远走高飞。

刘世飞参破顾师长的意图,提议祁连城参与行动并担任队长,同时私下说服祁连城在行动中严防洪子杰逃跑。

洪子杰和祁连城再次出征,可却是各怀心腹事。一路上关隘重重,兄弟之间齐心合力破除万难,携手成功击毙日军最高指挥官。经此一事,祁连城愈发钦佩洪子杰的为人,经过痛苦的内心斗争,决定搁置信仰分歧,私自放走洪子杰。不料洪子杰却不想连累祁连城,决意返回预二师基地。

洪子杰的身份问题在军中引起轩然大波,刘世飞担心夜长梦多,准备将洪子杰押回重庆审判。众人都心知肚明,此一去,凶多吉少。

胡蕊蕊内心如焚,万般无奈之下请求身为国民党高官的父亲出手解救洪子杰。可令胡蕊蕊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的父亲胡维明也是一名中共地下党员,而且当年是与洪子杰的父亲一起参与过南昌起义的战友。

胡维明为了营救洪子杰,与刘世飞之间斗智斗勇。但其实刘世飞早已得到密令,之所以揪住洪子杰不放,就是要引出胡维明现身。

洪子杰洞察了这一切,为了保护胡维明,决定牺牲自己。慷慨赴死前,洪子杰终于向胡蕊蕊敞开心扉。

面对战火淬炼的兄弟情义,看透了国民党勾心斗角的性质,祁连城幡然觉醒,带人劫牢反狱,将洪子杰救了出来。

而就在这时,日军谋划已久的全面攻击已经打响。

被营救出来的洪子杰看着身边的战友一个个赶赴战场,放下生死,带着特战队的兄弟们重又加入战斗,浴血拼杀。洪子杰、祁连城和特战队全体成员拼到精疲力竭,手刃了坑害自己的日军,为死去的兄弟报了仇。

惨烈的战斗终于落下帷幕。洪子杰看着身边朝夕相处、同生共死的兄弟们,挥手告别,踏上了早就该前往的道路。

残阳如血,硝烟弥漫,一声清脆的枪声,洪子杰已经远去的背影蓦然倒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韩小飞
0

相关文字新闻

相关视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