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方网站 > 新闻 > 要闻

2019年美国侵犯人权报告

来源:新华社

责编:李威

时间:2020-03-13 17:50:29

新华社北京3月13日电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13日发表《2019年美国侵犯人权报告》,全文如下:

2019年美国侵犯人权报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2020年3月

目录

序言

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有名无实

二、经济和社会权利缺乏基本保障

三、少数族裔饱受欺凌排斥

四、妇女面临严重歧视与暴力

五、弱势群体处境艰难

六、移民遭受非人道对待

七、肆意践踏他国人权

序言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019年4月15日在演讲时说:“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这才是美国不断探索进取的荣耀。”

美国政客的言论彻底暴露了其在人权问题上奉行双重标准、以人权维护霸权的虚伪面目。

美国号称人权立国,以世界人权卫士自居,以自身对人权的狭隘理解为框架,以称霸全球的核心利益为标尺,每年根据捕风捉影、道听途说的材料拼凑出年度国别人权报告,对不符合其战略利益的国家和地区的人权状况肆意歪曲贬低,却对自身持续性、系统化、大规模侵犯人权的斑斑劣迹置若罔闻、熟视无睹。

本报告所依据的资料,来源于各类公开发布的数据、报道及研究成果。报告中的事实证明,近年来,特别是2019年以来,美国的人权状况乏善可陈,呈日益恶化之势。

——美国是世界上枪支暴力最严重的国家。2019年共发生415起大规模枪击事件,平均每天超过一起;共有39052人死于与枪支有关的暴力事件,每15分钟就有一人被枪杀。《今日美国报》评论称,“美国或已步入大规模枪击时代”。

——选举沦为富人的金钱游戏。2018年中期选举支出高达57亿美元,成为有史以来最昂贵的国会选举;10个最大的个人捐助者向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注资4.36亿美元。2020年总统选举筹资竞赛日趋狂热,所有参选人已筹集超过10.8亿美元竞选资金。

——美国在西方国家中贫富分化最为严重。2018年基尼系数攀升至0.485,贫富差距创50年来新高。最富有的10%家庭占有美国全部家庭净资产的近75%。1989年至2018年,最底层50%的家庭财富净增长基本为零。

——美国是目前唯一有数百万人处于饥饿状态的发达国家。人口普查局2018年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有3970万贫困人口。每晚至少有50万美国人无家可归。有6500万人因医疗费用过高而放弃治疗。

——美国种族仇恨犯罪震惊世界。美国白人至上主义回潮,国内近年来发生的恐怖活动大多与白人至上主义暴力有关。埃尔帕索沃尔玛超市枪击案致22人死亡,白人枪手的行凶动机是对拉美裔的种族仇恨。评论认为,“美国一直处在白人至上恐怖主义的危机之中”。

——警察枪杀和残暴虐待非洲裔案件频发。非洲裔成年人被监禁的概率是白人成年人的5.9倍。联合国特别报告员指出,这种大规模的监禁是奴隶制及种族隔离所产生的余孽。

——就业和财富的种族差距惊人。在过去的40年里,非洲裔工人的失业率一直是白人的两倍。白人家庭的平均财富几乎是非洲裔家庭的10倍。以目前的趋势,非洲裔家庭积累的财富需要200多年才能达到白人家庭现在的水平。

——宗教不宽容持续恶化。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82%的受访者认为穆斯林在美国面临歧视,64%的受访者认为犹太人在美国面临歧视。2018年,极端主义者制造了249起反犹事件。联合国报告认为,美国存在异常暴力化的反犹太主义。

——美国是高收入国家中女性处境最危险的国度。高收入国家被枪杀的女性中92%来自美国,美国女性被枪击致死的概率比其他高收入国家高21倍,美国平均每个月有52名女性被其伴侣枪杀致死。多达70%的美国女性曾遭受来自亲密伴侣的身体或性暴力。

——儿童贫困问题触目惊心。美国仍有1280万名儿童生活在贫困之中,5岁以下的贫困儿童数量多达350万,其中160万生活在极端贫困中。美国儿童保护基金批评道:“在全球最富有的国家,居然还有超过五分之一的儿童每天都不得不面对无比残酷的现实——下顿吃什么,今晚睡哪里?”

——老年人贫困问题越来越严重。美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中,每12人中就有1人缺乏足够的食物,总人数达550万。大约40%的美国中产阶级到65岁时将接近或陷入贫困。

——美国政府对待移民日趋严苛和非人道。“零容忍”政策导致大量儿童被迫与亲人分离。2017年7月以来,移民当局在边境将5400多名儿童与父母分离。2018年以来,共有包括7名儿童在内的24名移民在美国边境收容所拘留期间死亡。

——美国堪称“世界历史上最好战的国家”。2001年以来,美国不断对外发动战争,花费的财政开支超过6.4万亿美元,造成的死亡人数超过80万,导致数千万人流离失所。

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有名无实

美国自我标榜为“自由的乐土”和“民主的灯塔”,但这不过是愚弄民众、欺骗世界的虚构幻境。缺乏约束的持枪自由导致枪支暴力泛滥,对公民的生命、人身、财产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愈演愈烈的金钱政治扭曲民意,使所谓的民主选举沦为了富人的游戏。

政治裹挟下枪支泛滥成灾。美国的枪支制造、买卖和使用是一个巨大的产业链,形成了庞大的利益集团。全国步枪协会等利益集团为总统选举和国会选举提供大量的政治捐款。美国党派政治、选票政治、金钱政治的诸多弊端相互交织,使得立法和行政机构难以在枪支管控问题上有所作为,任由事态持续恶化。美国在线媒体2019年12月11日报道,美国是世界上私人拥有枪支数量最多的国家,枪支数量远远超过人口总数,2017年平均每百名居民拥有120.5支枪。美国进步中心网站2019年11月20日报道,2008年至2017年,美国至少有342439人被枪击致死,这意味着每15分钟就有一人被枪杀。2019年美国共有39052人死于与枪支有关的暴力事件。

大规模枪击事件接连发生。美国是世界上枪支暴力最严重的国家,频繁发生的大规模枪击事件已成为美国的标志性特征。英国《镜报》网站2019年12月30日报道,根据“枪支暴力档案室”的数据,2019年美国共发生415起大规模枪击事件,平均每天超过一起,达到自2014年统计该数据以来的历史新高。相比之下,2014年美国共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269起,2015年为335起,2016年为382起,2017年为346起,2018年为337起。2019年美国发生的最严重三起枪击案件为:造成22人死亡的得克萨斯州埃尔帕索市沃尔玛枪击案、造成12人死亡的弗吉尼亚海滩市枪击案、造成9人死亡的俄亥俄州代顿市枪击案。《今日美国报》评论称,“美国或已步入大规模枪击时代”。

暴力犯罪数量惊人。联邦调查局2019年发布的《2018年美国犯罪报告》显示,2018年美国共发生1206836起暴力犯罪案件。其中,谋杀案为16214起,强奸案为139380起,抢劫案为282061起,重伤案为807410起。美国司法统计局2019年发布的《全国犯罪受害调查报告》显示,2018年美国共有330万名12岁以上居民遭受暴力犯罪侵害,这一数据已连续三年增加。

民众财产安全堪忧。联邦调查局2019年发布的《2018年美国犯罪报告》显示,2018年美国共发生7196045起财产犯罪案件,平均每10万居民发生2199.5起,财产犯罪受害者共蒙受164亿美元损失。其中,车辆失窃案件748841起,平均每10万居民发生229起,被盗车辆价值超过60亿美元;入室盗窃案件1230149起,造成财产损失约34亿美元,平均每起损失2799美元。

警方办案不力导致民众失去信心。联邦调查局“全国犯罪案件报告系统”的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共报告了近660万起刑事犯罪,涉及近700万名受害者。皮尤研究中心网站2019年10月17日报道,联邦调查局的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暴力犯罪结案率仅为45.5%,财产犯罪结案率仅为17.6%。很多受害者觉得警方无能,“不会或无法提供帮助”,只得放弃报案。2018年,司法统计局追踪的暴力犯罪案件中,警方接到报案的只有43%,财产犯罪案件中警方接到报案的只有34%。

公民人格尊严和隐私权遭受系统性侵犯。《达拉斯晨报》网站2019年12月6日报道,美国联邦、州和地方执法部门仅在得克萨斯州就设有8个秘密监视中心,共享情报监控社交媒体和其他在线论坛。早在10年前这些监控中心上线时,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就对其侵犯公民隐私发出警告,称其权限模糊、过度保密,使得“建立一个全面监控社会”的威胁变成现实。美国审计署2019年6月4日的报告显示,联邦调查局的人脸识别办公室可以在无合法许可的情况下,任意检索包含超过6.41亿张照片的数据库。乔治城大学公布的一项研究显示,约一半美国成年人——超过1.17亿人,被纳入在执法机构使用的人脸识别系统中,其中非洲裔比其他族裔更容易受到审查。

监狱管理混乱导致虐囚丑闻频发。美国司法部网站2019年4月3日报道,阿拉巴马州男子监狱无法保护犯人免受囚犯之间的暴力和性侵,导致囚犯受到严重伤害甚至致死。英国《太阳报》网站2019年12月10日报道,14名女性囚犯对美国科尔曼联邦监狱提起诉讼,指控该监狱持续存在对囚犯的系统性虐待。2011年至2015年,美国监狱的性侵犯和性骚扰指控激增了180%。单独囚禁是联合国认定的一种酷刑,会对囚犯的精神、身体和情绪造成严重伤害,甚至可能导致死亡。英国《卫报》网站2019年9月4日报道,2017年的一项调查显示,美国每天都有约6.1万名囚犯被单独囚禁。

政治选举沦为金钱游戏。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019年2月7日报道,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的支出高达57亿美元,甚至超过了2008年总统选举花费的53亿美元,成为有史以来最昂贵的国会选举。其中,佛罗里达州联邦参议员竞选耗资最为庞大,共花费2.09亿美元,最终胜选的共和党候选人里克·斯科特在竞选中投入了6300多万美元的个人财产。《时代周刊》网站2019年8月14日报道,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10个最大的个人捐助者向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注资4.36亿美元。富有的特殊利益集团获得前所未有的政治影响力,金钱支配了政治进程,“扭曲了真实民意,侵蚀了民主基石”。

2020年总统选举筹资竞赛日趋狂热。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网站2019年12月2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总统选举的所有参选人已筹集超过10.8亿美元竞选资金,已花费5.31亿美元。《赫芬顿邮报》网站2019年11月30日报道,民主党参选人迈克尔·布隆伯格在宣布竞选的第一周便投入4000多万美元开展广告宣传。政治响应中心2019年11月24日发布的报告显示,所有总统参选人仅在数字广告上的支出就已超过1亿美元。

自我标榜的“新闻自由”有名无实。《华盛顿邮报》网站2019年4月18日报道,美国在年度新闻自由指数中的排名连续三年下降。“美国新闻自由追踪系统”网站2019年12月2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共有38名记者遭到袭击,发生记者被拒绝参加公开政府活动的事件28起,9名记者被捕或面临刑事指控。自2017年以来,至少有54名记者被传唤或被没收采访记录,36名记者在报道抗议活动时被捕。英国《卫报》网站2019年12月12日报道指出,本届美国政府“对新闻自由进行了有史以来最持久的攻击”。

示威民众因抗议政府政策而遭逮捕。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019年8月11日报道,自从美国政府2018年实施“零容忍”移民政策后,呼吁关闭移民及海关执法局的呼声此起彼伏,约100名抗议者在纽约市被逮捕。《休斯顿纪事报》网站2019年9月12日报道,美国绿色和平组织的抗议者当日在休斯敦举行示威活动,至少15名抗议者被捕。《迈阿密先驱报》网站2019年11月29日报道,迈阿密近40位气候变化倡议者当日举行抗议活动,要求政府采取措施应对气候变化,1人被捕。

二、经济和社会权利缺乏基本保障

美国整体富强的面纱背后,遮掩的却是贫富严重分化的冷酷现实。国民收入分配差距持续扩大,医疗教育费用不断攀升,社会保障覆盖面却在萎缩,底层民众生活苦不堪言。

贫富差距创50年来新高。联合国极端贫困与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菲利普·奥尔斯顿在2018年5月发表的访美报告中指出,美国已经沦为贫富分化最严重的西方国家。《华盛顿时报》网站2019年9月27日报道,美国人口普查局的统计数据显示,过去50年来,美国的基尼系数一直在稳步上升。2018年基尼系数攀升至0.485,贫富差距达到50年来最高水平。《今日美国报》网站2019年5月26日报道,摩根大通公司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最富有的10%家庭占有近75%的家庭净资产。“财富越来越多地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已经超出了许多美国人认为合理或道德上可以接受的范围”。美国贫富持续分化的基本趋势对人权的享有和实现产生了严重的负面影响。《纽约时报》网站2019年9月10日报道,贫富差距不仅扩大了美国人的收入和财富差距,还导致了富人寿命更长而穷人寿命更短。美国的贫富分化是一个稳定的长期趋势,造成这种趋势的主要原因是结构性的,这是由美国的政治制度和美国政府所代表的资本利益所决定的。美国政府不仅缺乏消除这些结构性原因的政治意愿,反而不断推出使之强化的政策措施。正如奥尔斯顿特别报告员所指出的,美国“极端贫困的持续存在是当权者做出的政治选择”。

收入分配不平等日益严重。《今日美国报》网站2019年4月17日和5月26日报道,美国的收入不平等问题不断恶化,中产阶级工资停滞不前和高管薪酬飙升是主要原因之一。一些大企业和知名公司首席执行官不到一个小时的收入,相当于普通员工一整年的收入。MyLogIQ机构对标准普尔500指数公司的薪酬分析报告显示,有13家公司首席执行官的工资至少是普通员工薪酬中位数的1000倍,最高的达到3566倍。《福布斯》网站2019年5月29日报道,美联储的报告显示,1989年至2018年,最富有10%的家庭占有家庭财富总额的比例从60%上升至70%,最富有1%的家庭占有家庭财富总额的比例从23%上升至32%,而最底层50%的家庭财富净增长基本为零,在家庭财富总额中所占比例从4%降至1%,正在被日益加剧的不平等压垮。

底层民众生活窘困。在经济已经高度发达的美国,很多公民却依然面临饥饿威胁。美国律师协会网站2019年12月16日的文章指出,美国是目前唯一有数百万人处于饥饿状态的发达国家,人口普查局2018年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有3970万贫困人口,其中包含1280万名儿童。美国进步中心网站2019年2月13日报道,超过40%的美国人难以负担住房、食品和医疗等基本生活支出,而国会10年来一直拒绝提高7.25美元的联邦最低时薪,进一步加剧了贫困问题。经济政策研究所2019年8月2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联邦最低工资的实际价值因通货膨胀比2009年下降了17%,比1968年下降了31%。《洛杉矶时报》网站2019年5月7日报道,美国政府试图使用“虚假通胀率”来“剔除”数百万贫困人口,“本届政府对于有多少贫困人口及如何帮助他们毫不在意,只是盘算着如何玩一场数字游戏”。

无家可归者处境悲惨。《今日美国报》网站2019年10月7日报道,住房和城市发展部的数据显示,每晚至少有50万美国人无家可归。《洛杉矶时报》网站2019年7月2日报道,受经济衰退影响,近800万美国人失去了房屋。美联储的数据显示,美国中产阶级的住房拥有率从2004年的70%下降至2016年的60%。洛杉矶无家可归者服务管理局2019年6月4日公布数据显示,洛杉矶县有58936人无家可归,比2018年增加12%。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019年6月18日报道,洛杉矶邻近地区无家可归者数量的增加同样惊人。与2018年相比,奥兰治县的无家可归者增加了43%,文图拉县增加了28%,克恩县增加了50%。无家可归者并没有得到同情和帮助。英国广播公司网站2019年7月18日报道,佛罗里达州西棕榈滩的政府通过整晚无休止地循环播放音乐,将无家可归者驱离城市滨水区域。“无家可归与贫穷问题”国家法律中心执行主任玛丽亚·福斯卡尼斯指出:“用喧闹的音乐驱赶无家可归者是不人道的,令人震惊。”

民众医疗负担过重。美国与同等发展水平国家之间的健康差距继续拉大,原因之一是民众医疗负担过重。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网站2019年7月1日报道,美国处方药价格持续飙升,2019年前6个月有超过3400种药物价格上涨,涨价药物种类比一年前增加了17%,药物平均价格上涨了10.5%。美国广播公司网站2019年11月21日报道,联邦基金会的报告显示,2008年至2018年,美国中产阶级的医疗费用支出每年增长近6%,占家庭收入的比例从7.8%攀升至11.5%。美国广播公司网站2019年4月3日报道,美国民众在过去12个月因支付医疗费用借债高达880亿美元。根据盖洛普公司的调查,美国有1500万人由于药物费用过高而不得不推迟购买处方药,有6500万人由于医疗费用过高而在生病时放弃治疗。

没有医疗保险的人数大幅上升。美国是少数没有实行全民医疗保险的发达国家之一,有相当数量的居民没有医疗保险,因而无法在患病时得到应有的医疗保障。《洛杉矶时报》网站2019年1月23日报道,盖洛普公司的调查显示,没有医疗保险的美国成年人比例由2016年的10.9%大幅攀升至2018年的13.7%,这意味着约700万人失去了医疗保险。35岁以下的成年人中没有医疗保险的比例在过去两年内上升近5个百分点,超过了21%。乔治城大学家庭与儿童研究中心的研究显示,2018年,没有医疗保险的儿童数量十多年来首次增加。

毒品滥用日益严重。美国进步中心网站2019年1月10日报道,1999年至2016年,美国有63万人死于吸毒过量;而2017年更是高达72000人,这意味着平均每天有近200人死于吸毒过量。英国《卫报》网站2019年12月18日报道称,毒品对美国校园的侵蚀越来越严重,多达20%的高中生吸食大麻。《芝加哥论坛报》网站2019年5月29日报道,据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统计,每16名高中生中就有一人每天吸食大麻。

政府削减财政资助导致大学生经济压力剧增。“美国公共媒体”网站2019年2月25日报道,过去10年各州政府共削减了90亿美元的大学经费资助,导致大学学费大幅上涨,学生还贷压力剧增。《福布斯》网站2019年2月25日报道,2019年学生贷款债务总额超过1.5万亿美元,达到有史以来最高水平,学生贷款债务成为仅次于抵押贷款的第二大消费者债务。《今日美国报》网站2019年6月10日报道,大学生面临无家可归危机。调查显示,就读两年制大学的受访者中有18%的人无家可归,有60%的人经历过住房无保障的窘境;就读四年制大学的受访者中有14%的人无家可归,有48%的人经历过住房无保障的窘境。2018年,加利福尼亚州社区大学生中有近39.9万人经历过一段无家可归的时期,其中有8万人睡在车里。

三、少数族裔饱受欺凌排斥

种族歧视始终伴随着美国发展历史,肤色在决定美国人的命运方面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白人至上的政治架构和意识形态,使得少数种族在美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等各个领域遭受全方位的歧视。

白人至上主义甚嚣尘上。美国在骨子里依然是一个白人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的国家,所有不符合这些特性的种族、族群和宗教文化群体都不可避免地遭受到或多或少的歧视。2016年以来,美国的白人至上主义呈现回潮之势,导致种族对立与仇恨情绪弥漫。英国《卫报》网站2019年11月12日报道,美国南方贫困问题法律中心的调查报告显示,白宫高级顾问斯蒂芬·米勒利用来自白人至上主义者、伊斯兰教仇视者和极端右翼网站的素材,塑造了极端右翼网站布赖特巴特新闻网2016年的总统选举报道。米勒还对20世纪初美国以种族为基础的限制性移民政策大加赞扬。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在竞选中攻击非洲裔竞选对手,将非洲裔与猴子相提并论,暗指其进化不够。联合国非洲人后裔问题专家工作组2019年8月2日发布的报告指出,美国政治人物使用了强调非洲人后裔负面定型观念的言辞。炮制非洲人后裔的种族刻板印象和负面形象是为了证明奴役非洲人的合理性,这持续对非洲人后裔造成伤害并侵犯其人权。

《今日美国报》网站2019年6月27日报道,该学年更多的白人至上主义宣传出现在美国大学校园,种族主义的宣传材料连续三年增加。仅在春季学期,仇恨监视组织就在33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的122个校园中记录了161起极端主义宣传事件。这些宣传或者攻击犹太人、非洲裔、穆斯林和非白人移民等少数群体,或者鼓吹白人至上主义内容。反诽谤联盟表示,大学校园外的白人至上主义宣传事件也在激增,2019年前5个月就发生了672起,而2018年全年才发生了868起。《赫芬顿邮报》网站2019年4月5日报道,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在国会的听证会上说,白人至上主义正对美国安全形成持续、广泛的严重威胁。后来他还指出,自2018年10月以来,美国国内的恐怖活动大多与白人至上主义暴力有关。《纽约时报》网站2019年8月7日报道,从匹兹堡到克赖斯特彻奇,再到埃尔帕索,制造大规模枪击事件的白人都表达了对“白人种族灭绝”的偏执恐惧。埃尔帕索枪击案中杀害22人的白人男子帕特里克·克鲁修斯,在其长达4页的宣言中直接引用和表述了“白人将被有色人种取代”的观点。美利坚大学反种族主义研究和政策中心主任伊布拉姆·肯迪说:“美国一直处在白人至上恐怖主义的危机之中。”

执法领域的种族歧视司空见惯。联合国当代形式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仇外心理和相关不容忍行为问题特别报告员指出,美国执法当局杀害和残暴虐待非洲裔的数量依然惊人,而且很少受到追究。非洲裔成年人被监禁的概率是白人成年人的5.9倍,这种大规模的监禁是奴隶制及种族隔离所产生的余孽。非洲裔更有可能被警察认定为是罪犯,并遭受残酷的对待。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019年3月1日报道,在一起骇人听闻的带有种族歧视性质的警察暴力执法中,6名警察对20岁的非洲裔说唱歌手威利·麦科伊的“头部、耳朵、颈部、胸部、手臂、肩膀、双手和背部”连开25枪,致其死亡。麦科伊的姐姐西蒙妮·理查德说,“警察处决了我的弟弟,他们甚至没有给他举起双手的机会。”英国《卫报》网站2019年8月19日报道,43岁的非洲裔美国男子唐纳德·尼利是一名患有精神疾病的无家可归者,因非法入侵被骑警逮捕。两名白人警察将其双手铐在背后,骑着马用绳子牵着他穿过得克萨斯州加尔维斯顿的街道,这一极具历史联想色彩的场景引发了全国范围内的广泛抗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019年12月17日报道,密西西比州地方检察官道格·埃文斯自1992年上任以来,采取各种手段不断罢免非洲裔陪审员。非洲裔陪审员被罢免的可能性是白人陪审员的4.4倍。在被告是非洲裔的案件中,非洲裔陪审员被罢免的概率尤为显著。

职场与民生领域种族不平等未见改善。美国进步中心网站2019年8月7日和12月5日报道指出,与白人相比,非洲裔等少数族裔在就业中面临系统性障碍,导致更高的失业率、更少的就业机会、更低的工资、更少的福利和更大的就业不稳定性。奴隶制和种族隔离制度把有色人种工人集中在低薪职业上。职业隔离和有色人种工人持续贬值是政府有意制定政策的直接结果。虽然非洲裔、亚裔、拉美裔只占美国劳动力总数的36%,但58%的农业工人、70%的女佣和清洁工以及74%的行李搬运工、行李员和门房等工作却由他们承担。这些工作职位的工资中位数远低于美国各行业平均工资的中位数。

就业歧视的存在使得经济福利方面的不平等持续固化,对于非洲裔而言尤为明显。在过去的40年里,非洲裔工人的失业率一直是白人的两倍。近10年来美国劳动力市场的扩张,并没有消除劳动力市场中系统性的种族差异。在2018年全年全职工作的人群中,白人男性每挣1美元,非洲裔男性挣70.2美分,白人女性挣78.6美分,非洲裔女性挣61.9美分。《洛杉矶时报》网站2019年7月2日报道,美联储发布的数据显示,财富的种族差距持续加剧,白人家庭的平均财富几乎是非洲裔家庭的10倍。《今日美国报》网站2019年11月8日报道,在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沃基肖-西艾利斯地区,非洲裔的失业率为13.9%,而白人只有3.9%;非洲裔的收入中位数仅为白人的43.8%;非洲裔的住房拥有率仅为27.8%,而白人为68.2%。

工作场所和日常生活中的种族歧视随处可见。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019年1月18日报道,俄亥俄州民权委员会调查后确认,通用汽车公司纵容种族歧视的工作环境。非洲裔员工遭受种族主义言论攻击或威胁,“黑鬼”的称呼随处可闻,非洲裔雇员被称为“猴子”,并被警告“滚回非洲去”,白人员工在工作服里面穿着带有纳粹标志的衬衫,有工作场所的厕所被宣称“仅供白人使用”。一名非洲裔管理人员被白人雇员威胁称:“放在过去,我早就把你给活埋了!”当有色人种雇员向高层管理人员报告遭受种族歧视时,却被告知自行处理。《今日美国报》网站2019年11月8日报道,非洲裔员工抱怨脸书公司的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日益严重。12名现任和前任非洲裔员工列出了一长串种族主义的“微侵犯”清单,例如两名白人雇员吃完早餐后要求非洲裔项目经理清理食物残渣,有色人种员工处于一种不友好、不正常的工作环境之中。非洲裔员工表示,“种族主义、歧视、偏见和侵犯并非总是源自重大时刻,恰恰是这些微小的事件日积月累,逐渐形成了一种文化。在这种文化中,我们只是被视为配额存在,从未被倾听、被认可、被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019年8月28日报道,俄克拉荷马州的一位电视节目主持人亚莉克斯·豪斯顿将她的非洲裔搭档比作大猩猩,引发种族主义抨击。

美国进步中心网站2019年8月7日报道指出,有色人种继续忍受着住房市场上猖獗的歧视:17%的印第安人、25%的亚裔、31%的拉美裔、45%的非洲裔在租房或买房时受到歧视。相比之下,只有5%的美国白人表示在住房方面受到歧视。种族偏见不仅会影响住房的获得,还会影响财产价值。一项研究发现,由于种族偏见,非洲裔社区的房屋平均被低估了4.8万美元,累计损失高达1560亿美元。几个世纪以来,美国住房系统中的结构性种族主义导致了财富和财务状况方面严重而持久的种族差异,尤其是非洲裔和白人家庭之间的差异。这些差异是如此根深蒂固,如果目前的趋势继续下去,非洲裔家庭积累的财富可能需要200多年才能达到白人家庭现在的水平。

非白人儿童遭受严重教育歧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019年2月27日报道,非白人为主的学区公立学校每年获得的资金比白人为主的学区少230亿美元。2016年,白人为主的学区生均经费为13908美元,而在主要为有色人种服务的学区,生均经费只有11682美元。与此同时,白人为主的学区平均学生人数只有1500人,而非白人为主的学区平均学生人数超过10000人,相差6倍之巨。根据美国教育部的数据,非洲裔学生被停学或开除的可能性是白人学生的三倍。最能表明种族偏见的是,在84个南部学区中,被停学的学生100%是非洲裔。甚至在幼儿园里,非洲裔儿童也比其他种族的儿童更容易被停学。非洲裔儿童仅占学龄前儿童的18%,却占被幼儿园停学儿童的近一半。《心理科学》杂志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白人从5岁开始就将非洲裔男孩与“暴力”“危险”“敌意”和“攻击性”等联系在一起。非洲裔儿童面临的种族偏见和高停学率可能导致他们学业落后或辍学,并增加了他们刑事犯罪的可能性,学校惩罚是非洲裔男孩自杀率上升的原因之一。

仇恨犯罪攀至高位。联邦调查局2019年11月12日发布的报告显示,在2018年执法部门报告的7036起单一偏见引发的仇恨犯罪案件中,57.5%涉及种族族裔身份;而在涉及种族族裔身份的仇恨犯罪案件中,高达46.9%的针对非洲裔。在种族仇恨犯罪案件的5155名受害者中,非洲裔高达47.1%。英国《卫报》网站2019年8月4日报道,8月3日得克萨斯州边境城市埃尔帕索市一家沃尔玛超市发生大规模枪击案。21岁的白人男子帕特里克·克鲁修斯专程驱车从650多英里之外赶到埃尔帕索市,对超市购物人群进行无差别射击,共屠杀22人,就因为这座城市的主要居民是拉美裔。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019年12月20日报道,爱荷华州的一名14岁女孩正走在去往印第安山初中的人行道上,突然遭到一名42岁女子开车碾压。肇事者声称这么做的原因是受害女孩“是墨西哥人”。《纽约邮报》网站2019年11月7日报道,42岁的拉美裔男子马哈茂德·维拉拉斯与白人男子布莱克威尔发生争吵。白人男子质问他“你为什么入侵我的国家?”并从包中取出一瓶酸性液体泼向维拉拉斯脸上。

针对犹太教与伊斯兰教的不宽容持续恶化。联邦调查局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单一偏见仇恨犯罪案件中,20.2%涉及宗教仇恨犯罪。在宗教仇恨犯罪案件的1617名受害者中,犹太人占59.6%,穆斯林占14.6%。皮尤研究中心2019年3月的一项调查显示,绝大多数美国受访者认为美国存在宗教歧视,尤其是针对穆斯林的歧视。82%的受访者认为,穆斯林在美国至少面临一些歧视;56%的受访者认为,穆斯林受到很多歧视。63%的受访者表示,穆斯林身份在一定程度上有损其在美国社会发展的机会;31%的受访者认为,穆斯林身份严重损害其在美国社会发展的机会。64%的受访者认为犹太人在美国面临某种程度的歧视,比2016年高出20个百分点。联合国宗教或信仰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的报告指出,美国存在异常暴力化的反犹太主义。个别犹太教堂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造成人员伤亡。反犹太分子在社交媒体散布植根于极右翼白人至上主义意识形态的反犹太主义阴谋论。受白人至上主义意识形态驱使的枪手攻击犹太教堂会众。联合国当代形式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仇外心理和相关不容忍行为问题特别报告员对美国反犹太主义的惊人蔓延表示严重关切。她指出,与新纳粹团体及其附属的白人至上主义和白人民族主义团体有关的反犹太主义事件急剧增加。2018年,受极端主义意识形态鼓动的知名极端主义群体或个人制造了249起反犹太主义事件,这是自200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是20世纪70年代有追踪数据以来的第三高。

土著人权利遭受侵犯。联合国适当生活水准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在报告中指出,美国印第安人等土著居民与具有同样资格的白人竞争租房时,受到不利对待的可能性高达28%,还可能因受到歧视而被拒绝延长租赁合同。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网站2019年11月18日报道,一份名为“缩小美国用水差距”的报告显示,土著居民在用水方面比其他任何群体遭遇更多的困难。每1000户土著居民家庭中就有58户缺乏自来水管道系统,相比之下,每1000户白人家庭中只有3户没有自来水管道系统。这种差距使得土著居民面临更多公共卫生问题,从而导致更高的失业率、贫困率、死亡率。针对土著人的凶杀案和失踪案的发生率远高于平均值。以蒙大拿州为例,原住民成为凶杀案受害者的可能性几乎是普通居民的四倍。在该州,土著居民仅占总人口的6.7%,却占失踪人口的26%。在夏威夷,土著居民占总人口的10%,却占无家可归人口的39%,生活费用的增加和旅游业的发展迫使他们离开家园。2019年5月10日,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致函美国政府,对计划在夏威夷州莫纳基亚建造一座30米长的望远镜可能影响土著居民对其祖传土地的权利表示关切。该项目缺乏协商,侵犯了土著居民的自由、事先和知情同意权。该委员会还就位于夏威夷州毛伊中部的卡那卡毛利土著居民的墓地普乌恩沙丘群遭亵渎一事表示关切。多年来,该墓地所在地区被用于采掘活动,无数坟墓被迁走,却从未征得当地土著居民同意。

皮尤研究中心发布的《2019年美国种族》报告指出,在美国废除奴隶制150多年后,奴隶制的遗毒仍然深刻影响着非洲裔的社会地位。美国种族歧视系统地反映在贫困率、住房、教育、刑事犯罪率、司法和卫生保健等方方面面。超过40%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在种族平等方面没有取得足够的进展”,约58%的人认为“美国的种族关系十分糟糕”,约65%的人表示“近年来美国社会的种族主义言论变得越来越普遍”。76%的非洲裔和亚裔以及58%的拉美裔受访者表示,他们曾因种族或族群身份而遭受歧视或受到不公平对待。53%的受访者表示种族关系正在恶化。73%的非洲裔、69%的拉美裔、65%的亚裔、49%的白人受访者表示,美国现任政府使种族关系恶化。59%的受访者认为,白人身份有助于在美国取得成功。约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认为,非洲裔在与执法司法部门打交道时受到歧视。超过半数非洲裔受访者认为,“美国不可能实现种族平等”。

四、妇女面临严重歧视与暴力

建国两个多世纪以来,美国妇女一直在为争取性别平等而斗争。但时至今日,美国仍未批准《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妇女依然遭受着系统的、广泛的、制度化的歧视,各种公开的、隐蔽的性别歧视现象触目惊心。

女性面临严重暴力侵犯。据城镇枪支安全组织网站2019年10月17日报道,在枪支泛滥的大背景下,美国成为高收入国家中女性处境最危险的国度。2015年,高收入国家被枪杀的女性中92%来自美国,美国女性被枪击致死的概率比其他高收入国家高21倍,近半被枪击致死的女性是被现任或前任亲密伴侣杀害的。研究发现,在施暴过程中,枪支使施暴者杀害女性的可能性增加了5倍。美国平均每个月有52名女性被其伴侣枪杀致死,有450万名妇女被报道曾受到枪支威胁。《今日美国报》网站2019年11月20日报道,与家庭暴力有关的谋杀案的数量正在不断上升。联合国妇女署数据显示,多达70%美国女性曾遭受来自亲密伴侣的身体或性暴力。美国全国反家庭暴力联盟称,三分之一的女性遭受过亲密伴侣的暴力。在被谋杀的女性中,三分之一是被亲密伴侣杀害的。

女性普遍面临性侵犯和性骚扰威胁。美国“停止街头骚扰”组织、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等多家机构联合研究指出,81%的美国女性称在一生中经历过某种形式的性骚扰或性侵犯。发表在《美国医学会内科学》的一项研究显示,超过330万18岁至44岁的美国女性在第一次发生性行为时遭到强奸。研究人员推断,美国每16位女性中就有1位有类似经历,这些遭受侵犯的女性平均年龄仅为15.6岁。联合国网站2019年11月24日引用联合国妇女署数据指出,近四分之一的美国女大学生表示曾遭到过性侵或性骚扰。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019年5月2日报道,根据五角大楼发布的报告,美国现役女兵的被性侵率显著上升,17岁至24岁的女性遭受性侵的风险最高。《陆军时报》网站2019年8月21日报道,现役女兵被性侵的比率,从2016年的4.4%上升到2018年的5.8%。

性侵案件数量持续上升。根据联邦调查局2019年发布的《2018年美国犯罪报告》,2018年执法部门收到了139380起强奸案件的报告,比2017年增长2.7%,比2014年增长18.1%。《丹佛邮报》网站2019年3月15日报道,51名女性受害者向科罗拉多州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指控美国奥委会在国家体操队前队医纳沙尔和前教练员性侵队员事件中的“不作为”。大多数原告在被侵害时为未成年人,最小的受害者当时仅8岁。51名原告称,美国奥委会本可以阻止这些侵害行为,但他们没有采取有效措施。

职场性别歧视广泛存在。《路易斯安那周报》网站2019年12月16日报道称,超过40%的女性表示,她们在工作中遭遇过性别歧视,无法获得同工同酬或升职。人口普查局2019年11月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职女性员工周薪中位数是全职男性员工的81%。《纽约时报》网站2019年2月8日报道,美国大公司里普遍存在对怀孕女性的歧视,拒绝招聘孕妇或不给予孕妇升职加薪是普遍现象,雇员一旦抱怨就会被解雇。《赫芬顿邮报》网站2019年12月4日报道指出,美国是少数不保证给新生儿母亲提供带薪休假的国家之一。智库机构“新美国”的调查显示,48%的母亲在休假照顾幼儿时无法获得任何薪酬。马萨诸塞大学社会学家的研究显示,每生育一个孩子会让女性时薪减少4%。美国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每年收到有关歧视孕妇的投诉数量在过去20年稳步上升,目前维持在历史最高水平。据世界经济论坛全球性别鸿沟指数的估算数据,美国还需要208年才能实现两性平等。

性别歧视与种族歧视叠加。性别与种族双重歧视使得少数种族妇女处境尤为悲惨。《慈善新闻摘要》网站2019年2月8日报道,一项针对逾4300名非营利组织工作人员的调查显示,少数种族女性在求职或升职时经常因肤色或性别而遭受不公平对待。波士顿公共广播电台网站2019年10月28日报道,女性从事低薪酬工作的比例远高于男性。只有20%的白人男性从事低薪工作,而有40%的非洲裔女性从事低薪工作,46%的拉美裔女性从事低薪工作。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网站2019年4月2日报道,非洲裔女性的收入只有白人男性的61%,土著女性的收入只有白人男性的58%,拉美裔女性的收入仅为白人男性的53%。《华尔街日报》网站2019年11月22日报道称,拉美裔女性承受着少数种族女性中最严重的性别工资差异。2019年的数据显示,拉美裔女性的收入比白人男性低46%,比白人女性低31%。

女性面临更严重的贫困威胁。《今日美国报》网站2019年11月6日报道,华尔街职业分析机构对美国人口普查局相关统计数据的分析指出,更高比例的女性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男性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比例为10.6%,而女性的这一比例高达12.9%。美国是工资性别差距最大的发达国家,70%的穷人是妇女和儿童。美国710万贫困老年人中,几乎三分之二是女性。根据人口普查局的估算,65岁以上的女性中有16%生活在贫困线以下。非洲裔、拉美裔和土著老年妇女的贫困率几乎是白人老年妇女的两倍。哈佛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自2009年以来,美国国会大幅削减了对妇女商业发展中心的资助。联邦和各州也都减少了帮助妇女抚养子女与重新就业的资金和项目。这使得妇女贫困问题雪上加霜。

五、弱势群体处境艰难

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达经济体,至今拒绝批准《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儿童权利公约》《残疾人权利公约》等多项核心国际人权公约。政府不仅缺乏足够的政治意愿改善弱势群体的处境,反而不断削减相关资助项目。数千万儿童、老年人、残疾人衣食无着,面临暴力、欺凌、虐待和毒品的威胁,令人匪夷所思。

儿童贫困问题触目惊心。《国会山报》网站2019年11月18日报道,尽管世界范围内的极端贫困人口数量已急剧下降,美国的儿童贫困人口比例却与30年前的水平大致相同。经济政策研究所发布的《2018年收入与贫困报告》显示,2018年美国18.4%的儿童生活在贫困中,13%的儿童生活在集中贫困地区。人口普查局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美国仍有1280万名儿童生活在贫困之中,其中有四分之三是少数种族,少数种族儿童贫困率高达约25%,5岁以下的贫困儿童多达350万,其中160万生活在极端贫困中。佛罗里达州的儿童贫困率高达20.3%。加利福尼亚州有近120万儿童生活在低收入社区,他们更难进入优质公立学校,获得健康食品、医疗服务的机会也更少,长大后也更难摆脱贫困代际传递。美国儿童保护基金发布的报告评论称,“在全球最富有的国家,居然还有超过五分之一的儿童每天都不得不面对无比残酷的现实——下顿吃什么,今晚睡哪里?”

儿童受虐问题令人震惊。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下属的儿童与家庭管理局2019年1月28日发布的《虐待儿童报告》显示,2017财年收到的虐待儿童报案共涉及350万儿童,比上期报告发布的2013财年增长10%;经调查确定为虐待受害者的儿童有约67.4万,比2013财年增长2.7%,其中1720名儿童死亡;受虐儿童中被身体虐待的占18.3%,被性虐待的占8.6%。印第安纳州是儿童受虐问题最严重的州,仅2016年7月1日至2017年6月30日该州就有65名儿童因受虐而死。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网站2019年8月6日报道,非营利组织“关爱儿童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每年接到报告的儿童性侵案件多达约6.5万起。

校园安全环境不断恶化。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2019年4月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美国12岁至18岁的学生中,有82.7万次在校受侵害经历和50.38万次校外受侵害经历。网络欺凌事件在全国范围内呈上升趋势,女孩在网上或短信中受到骚扰的人数是男孩的3倍。路易斯安那州是美国校园欺凌问题最严重的州,每4个人中就有1人遭受过欺凌。校园内的枪击事件此起彼伏。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019年11月19日报道指出,美国2019年的前46周就发生了45起校园枪击事件,几乎每星期1起。

老年人贫困问题越来越严重。《市场观察》网站2019年5月19日报道,非营利组织“美国食物供给”的研究显示,2017年,美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中,每12人中就有1人缺乏足够的食物,总人数达到550万。新墨西哥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是问题最严重的地方,超过10%的老年人受到饥饿威胁的影响。新学院大学施瓦茨经济政策分析中心的一项研究显示,到65岁时,约40%的美国中产阶级将接近或陷入贫困。英国《卫报》网站2019年5月24日报道,美国的社会保障不足以使数量惊人的老年人免于贫困。在正处于工作年龄段的人中,62%的非洲裔美国人和69%的拉美裔美国人没有退休储蓄金。这意味着他们到了退休年龄几乎完全依赖社会保障。

老年人难以承受高额医疗支出。《健康事务》杂志2019年发布的一项全国性调查显示,53%身患重病的受访者称尽管他们享有联邦医保,在支付医药费时还是遇到了严重困难。非营利机构凯泽家庭基金会指出,长期护理支出是美国老年人医疗花费的大头,而这部分费用不在联邦医保覆盖范围之内。其中,阿尔茨海默病、帕金森病等疾病的长期护理支出最为昂贵。

养老服务昂贵且问题丛生。《旧金山纪事报》网站2019年10月19日报道,美国的养老服务极其昂贵。除非老年人享有医疗补助,否则照顾老年人的费用会使一个家庭陷入贫困。例如,在纽约州奥尔巴尼县的养老院,无法获得政府医疗补助的老人每天的费用支出高达约400美元。联邦参议院2019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美国有近400家养老院存在着严重而持续的健康护理、安全保障和卫生环境问题,但联邦政府多年来始终没有披露这些养老院的名单,使这些问题持续存在并难以改善。

老年人受虐待和自杀现象令人震惊。医疗新闻网2019年6月14日报道,美国16%的老年人是某种虐待的受害者,包括财务剥削、疏于照顾、身体虐待、心理虐待、性虐待等。每年因暴力虐待导致老年人受伤所产生的医疗费用超过53亿美元。全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数据显示,2017年美国有超过8500名65岁以上的老年人自杀。由于老年人精神更孤独、身体更虚弱、生活更孤立,老年人的自杀成功率高达25%,是年轻人的50倍。

残疾人就业受到严重歧视。美国进步中心网站2019年7月26日报道,美国残疾人的贫困率几乎是正常人的2倍。每4名残疾人中就有1人在就业和获得收入方面面临重重困难,对残疾人的歧视与偏见广泛存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网站2019年8月9日报道,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残疾人职工被解雇的比率几乎是非残疾人的两倍。2017年,联邦政府共解雇了2626名全职残疾员工,比2016年增长24%。美国劳工统计局2019年发布的就业报告显示,2019年3月美国工作年龄残疾人就业人口比例同比下降了1.9%。

政府助残项目可及性不足。美国政府通过缩小残疾定义的外延,对医疗补助和营养援助等政府项目的覆盖人群加以限制。一些助残项目残疾人等待时间过长,动辄数年。《芝加哥论坛报》网站2019年12月3日报道,伊利诺伊州一个为残疾人提供家庭护理、职业培训和其他服务的助残项目,已有近2万残疾人在排队等待,平均等待时间长达7年。《今日美国报》网站2019年9月16日报道,凯泽家庭基金会报告说,美国有600多万身心残疾的儿童依赖政府提供的医疗保健,但由于项目设计存在缺陷,导致他们难以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

无障碍环境建设不力。《洛杉矶时报》网站2019年4月1日报道,由于政府监管不力,洛杉矶政府资助的廉价住房项目建成后,轮椅使用者无法顺利进入厨房、浴室、阳台和其他生活空间,水槽、厨房柜台等设施也没有考虑到残疾人的需求,这不符合联邦建筑标准和《美国残疾人法》的要求。《国家法律评论》网站2019年8月2日报道,2019年上半年,针对公共服务网站不能为残疾人提供无障碍服务的诉讼激增。《财富》杂志网站2019年9月21日报道,2019年1月,帕克伍德娱乐公司遭到集体起诉,该公司网站被指控违反《美国残疾人法》未能向有严重视力障碍的人提供便利,导致约200万盲人和其他有视力障碍的人无法访问其网站。

六、移民遭受非人道对待

美国数十年在拉丁美洲“后院”的干涉政策直接导致了美洲地区移民问题不断恶化。美国现任政府却基于政治考虑,采取史无前例的极端措施和非人道的执法行动残酷对待移民,侵犯移民人权事件频繁发生,受到国际社会严厉谴责。

“零容忍”政策造成骨肉分离。近年来,美国政府日趋严苛和非人道地对待移民,尤其是2018年4月实施“零容忍”政策,导致大量儿童被迫与父母、兄弟姐妹分离。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网站2019年10月25日报道,自2017年7月以来,美国移民当局在边境已将5400多名儿童与父母分离。该组织律师李·格勒恩特认为,这项不人道和非法的政策使数千家庭支离破碎,“很多家庭承受了永难抚平的巨大伤痛。”被分离的孩子被关在单独的设施中长达数月。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提供的录像显示,一些儿童甚至被关在笼子里,身上仅盖着薄毯。时任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侯赛因在2018年6月18日人权理事会会议上表示,将移民儿童与父母分离,可能构成“受到政府批准的儿童虐待”。联合国移民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莫拉莱斯呼吁美国停止基于移民身份对无人陪伴以及与家人同行的儿童实施拘禁。他表示,基于移民身份对儿童实施拘禁违反国际法,有损儿童福祉,将对儿童产生长期严重的不利影响。《华盛顿邮报》网站2019年7月30日报道,美国政府迫于各方谴责和压力,不得不表面上终止了“零容忍”政策,却继续强行将近1000名儿童与父母分离,其中20%的儿童年龄不足5岁。美国政府将儿童与其寻求庇护的父母强行分开,上述行径严重危及移民的生命权、人格尊严和人身自由等多项人权。联合国网站2019年9月9日报道,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在人权理事会第42届会议开幕式上发表讲话指出,美国政府继续将移民儿童与其父母分开,并试图制定无限期拘留儿童的行政规则,这一系列政策大大减少了对移民家庭的保护,给儿童造成深刻的创伤,这是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开脱的。

移民儿童处境悲惨。《华盛顿邮报》网站2019年8月22日报道,国土安全部等部门发布新规定,将允许美国拘留中心扣押儿童及其父母超过20天,这使得政府可以根据需要拘留整个家庭,甚至允许几乎无限制地监禁儿童。截至2019年9月,至少有2838名移民儿童被隔离关押在得克萨斯州35个收容所内,这些收容所长期存在严重的卫生和安全问题。2016年至2019年,检查人员发现了超过552项卫生和安全违规行为。《洛杉矶时报》网站2019年12月10日报道,2018年联邦移民拘留中心有3名儿童死于流感,死亡率是普通人群的10倍。马里奥·门多萨医生说,执法当局拒绝向儿童提供基本医疗保健是故意的、残忍的、不人道的。《纽约时报》网站2019年6月26日报道,由律师、医生、记者等组成的检查团在考察得克萨斯州克林特边境收容所的拘留所时发现,儿童身处监狱般的环境中,数百名儿童被关在一个牢房中,几乎没有成年人监管。有成员将其拘留设施条件比作“酷刑设施”。《巴尔的摩太阳报》网站2019年7月31日报道,美国南部边境的麦卡伦边境巡逻站存在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移民中心人满为患,许多移民家庭挤住在一起,孩子们被关在笼子里,穿着到美国以后就没有换过的脏衣服。联合国网站2019年7月8日报道,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对美国拘留中心脏乱拥挤、缺医少食的恶劣条件深感震惊,指出拘留移民儿童可能构成国际法所禁止的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对待。

移民受到残酷虐待。《华盛顿邮报》网站2018年11月26日报道,美国当局多次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使用催泪瓦斯,阻止来自中美洲的移民,导致多人受伤。《纽约时报》2019年6月21日报道,国土安全部监察员的报告显示,埃尔帕索边境收容所处于过度拥挤的危险状况,多达900名移民被关押在一个设计容量为125人拘禁场所中。一些被拘留者被关在只有站立条件的房间长达数天或几个星期。《时代》周刊网站2019年7月10日报道,自2018年以来,共有24名移民在美国边境收容所拘留期间死亡。亚利桑那州新闻网2019年7月8日报道,亚利桑那州犹太人社区团体2019年7月2日在凤凰城组织示威活动,抗议移民拘留中心对人权的侵犯,指出拘留条件严重违反了人道标准,比如食品过期、医疗短缺、浴室发霉和隐瞒安全事故。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018年6月22日报道,一个收容所的医疗记录显示,拘留儿童被强迫注射了抗精神病药和镇静剂。一名来自萨尔瓦多的13岁少年称,当他试图逃离收容所时,被工作人员殴打致伤,还被注射了“让他平静下来”的药物。一份法庭记录显示,一名11岁女孩称,她每天被要求服用10粒药片,服药后会感到头痛、食欲不振和恶心。一名为逃离父亲虐待入境美国的危地马拉少年被关在加利福尼亚州约洛县少年拘留所近两年,被当作罪犯一样对待。在弗吉尼亚州雪兰多亚山谷青少年收容中心,儿童被工作人员嘲弄、用笔刺伤、抢走衣服和床垫,甚至戴上手铐。

美国是美洲地区移民问题不断恶化的始作俑者。英国《卫报》网站2018年12月19日报道,作为美国冷战的衍生品,20世纪80年代拉丁美洲地区的局势不稳定,是造成当今拉丁美洲国家政治和经济困局至关重要的因素,拉丁美洲移民北上正是为了逃脱美国所制造的“地狱”。《汤姆快讯》网站2019年8月15日发表文章称,推动拉丁美洲民众离开家园的因素包括内战、政变、黑帮势力盛行、政府腐败和饥荒等,这些因素的产生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美国数十年在拉丁美洲“后院”的干涉政策。

七、肆意践踏他国人权

美国为了维护自身的国际霸权,奉行单边主义,践踏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核心的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动辄“退群”“毁约”,推卸国际责任,动摇全球互信合作基础;频频“制裁”“动武”,导致世界多地陷入动荡混乱,引发严重人道主义灾难。

黩武主义制造人权灾难。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在2019年6月的一次演讲中指出,美国在242年的建国历史中仅有16年没有打仗,堪称“世界历史上最好战的国家”,美国在过去几十年里一直处于持续的战争之中,包括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叙利亚战争及也门战争等。美国政府发动的多数战争都是单边主义行动,不仅未经联合国安理会授权,也未得到美国国会的批准。这些战争造成了极为严重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导致了惊人的人权灾难。美国布朗大学沃森国际和公共事务研究所2019年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2001年以来,美国发动战争花费的财政开支超过6.4万亿美元,这些战争共造成80.1万人死亡。据统计,阿富汗战争造成超过4万名平民死亡,约1100万人沦为难民;伊拉克战争造成超过20万平民死亡,约250万人沦为难民;叙利亚战争造成超过4万名平民死亡,660万人逃离家园。美国政府还包庇纵容战争罪犯。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公室发言人鲁伯特·科尔维尔2019年11月19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美国政府赦免了三名被指控犯有战争罪的美国军人,人权高专办对此非常关切。这三起案件涉及严重违反国际人道法的行为,包括枪杀平民和处决被俘的武装团体成员。

霸凌行径威胁国际机构。2018年9月和2019年3月,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和国务卿蓬佩奥分别发出威胁,称如果国际刑事法院调查美国及其盟国的人员,美方将对“直接负责调查”的人员采取禁止入境、冻结资产等报复措施,甚至包括对国际刑事法院进行经济制裁。联合国专家称“这些威胁构成了对国际刑事法院独立性的不正当干涉,可能妨碍国际刑事法院法官、检察官和工作人员履行其专业职责的能力”。联合国专家要求美国必须停止对国际刑事法院的威胁。此前,国际刑事法院的检察官曾向法官申请调查阿富汗战争中交战各方涉嫌犯下的战争罪行,美国军人和情报人员涉嫌在阿富汗和其他多处地点对美方所关押的人员施加“折磨、虐待、侵犯个人尊严、强奸和性暴力”。美国法律人士詹姆斯·戈德斯通评论说,美国政府高官的言论表明,美国政府“只有在符合美国利益时”,才把国际法当一回事。

单方面制裁严重侵犯他国人权。联合国网站2019年11月7日报道,联合国大会连续28年以压倒性多数通过决议,呼吁美国结束对古巴的经济、商业和金融禁运。联合国2019年5月28日发布的题为《必须终止美利坚合众国对古巴的经济、商业和金融封锁》的秘书长报告指出,美国对古巴长达近60年的经济、商业和金融封锁,是对全体古巴人民人权的大规模、系统性公然侵犯。美国政府应该遵守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决议,无条件终止对古巴的封锁政策。联合国网站2019年8月8日报道,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发表声明指出,美国对委内瑞拉实施的单方面制裁,可能最终剥夺该国人民的基本人权,包括其经济权利以及粮食权、健康权。

拒绝承担国际义务。近年来,美国出于一己之私,相继退出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移民协议等多边机制,成为国际治理体系的规则破坏者和麻烦制造者。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019年11月4日报道,美国向联合国提交了撤回的正式通知,宣布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该举措向世界传递的信息是:尽管气候变化的破坏性影响日益显著,美国将不会承担应对全球变暖危机的任何国际责任。

知者自知,明者自明。长期以来,美国一边自欺欺人标榜自己是所谓的“人权楷模”,一边肆无忌惮在人权问题上玩弄双重标准,将人权作为维护自身霸权的工具,合则用之,不合则弃。事实胜于雄辩。今日之美国,不仅国内人权问题缠身、痼疾难除,而且在全球事务中恣意妄为,践踏他国人权,导致生灵涂炭。美国这种损人害己的行径严重违背国际道义和人类良知,为一切善良和正义的人们所不齿。我们奉劝美国当局,还是收敛一下自己的傲慢与偏见吧!切实正视、检视自身存在的严重人权问题,并采取措施加以改进,而不是对别的国家指手画脚、说三道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