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方网站 > 新闻 > 要闻

中国战疫观察:守护生命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责编:郝蕴祺

时间:2020-05-12 13:39:17

 

  武汉,2020年5月9日 73天ECMO辅助治疗的新冠肺炎核酸转阴患者经双肺移植后重启呼吸(新华社


  近日,一则题为《一定让他活》的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救治视频刷爆网络。视频中,在用了25天ECMO(体外膜肺氧合机)支持、上了50天呼吸机、救治67天之后,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终于将35岁的小伟(化名)从死神手里夺了回来。


  1月26日,小伟突发高烧39℃。2月1日,高烧不退的他病情加重,出现了呼吸困难。5天后,他被确诊并住进了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新冠肺炎3病区。


  小伟病情发展迅猛,2月12日上有创呼吸机,一天后病情突然恶化:使用呼吸机辅助通气后,血氧饱和度仅有67%,进一步提高给氧浓度后,仍难以纠正低氧血症。


  当时接管3病区的辽宁重症医疗团队进行了紧急评估,建议立刻给小伟用上ECMO支持。由于转运至手术室再上ECMO风险极大,必须在床旁施行手术搭建血管通路。


  据血管外科主任邓宏平教授回忆,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过程:隔离病房里没有手术室的专用刀片、专用灯,他和助手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呼吸都异常困难,护目镜上全是雾气,汗水甚至模糊了视线。一个多小时里,“完全是靠着以往积累的丰富血管手术操作经验,闭着眼把股动脉和股静脉分离开的。”


  3月9日,在上机整整25天之后,小伟撤下了ECMO。主管医生辽宁医疗队贾佳在当天的日记里兴奋地写道:“今天干了件大事,给小伟撤了ECMO。这是我上过时间最长的ECMO!”


  4月3日,小伟脱离了呼吸机,4月8日上午,他顺利拔除气切套管,可以开口讲话。经过辽宁、河南、福建3支援鄂医疗队和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医护人员2个多月的接力救治,新生活的曙光正一点点照亮小伟和他的家人。


  白衣战士不仅凭借精湛的医术与病魔抗争,更是用崇高的医德点亮患者心中的生命之火。“医生看的不是病,而是病人。”钟南山院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以这样一句直击人心的话,道出医者仁心。


  95岁的徐明老人,防护面罩之下,一双浓密、粗长的长寿眉更加抢眼。


  今年1月31日,徐明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10天后,他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安排至武汉市中医医院汉阳院区接受治疗。不久,徐明的呼吸困难加重,神志淡漠,血氧饱和度也降低到80%,2月10日转入ICU接受进一步治疗。


  考虑到徐明的年龄,医生采取了相对保守却更费力的治疗方式。专人随时监护老人生命体征,尽量避免使用呼吸机。“我们不仅全力救治老人,还当起了他的家人。”该院重症医学科负责人张军说,医护人员都非常关心这位特殊的“90后”。因患者低氯低钠营养差,医生们想办法弄来空胶囊,将食盐装进胶囊里给他口服。


  得知徐明想吃稀饭,医护人员下班回家熬营养粥,然后打包带来医院。大家还找来老人最爱吃的咸鸭蛋和腐乳,配上白粥,一口口地喂给他吃。老人情绪不佳,医护人员细心安抚,最多时一天陪老人聊了五个小时。


  2月23日下午,在接受了两周的中医治疗后,徐明在没有人搀扶的情况下自己走出了医院大门。“感谢医护人员,他们有一颗大爱仁心,不顾自己安危,只为挽救我们。”徐明说。


  在疫情防控的决胜之地武汉,有2500多名80岁以上的高龄新冠肺炎患者,救治成功率接近70%。在病愈出院的高龄患者中,有7位百岁老人,其中最年长的老人已经108岁。


  “重症、危重症患者中的高龄老人,由于基础疾病较多,救治难度很大。”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说,“在这些高龄老人中,90%以上是有合并基础疾病的。有些重症高龄患者住院时间长达五六十天。”


  不放弃一名患者,不放弃任何希望,正是每一名医护人员秉持着医者仁心,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生命奇迹”。


  生命重于泰山,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疫情发生以来,从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到集中患者、集中专家、集中资源、集中救治等,党中央采取的所有防控措施都首先考虑尽最大努力防止更多群众被感染,尽最大可能挽救更多患者生命。


  决不负党和人民的期望,决不负生命所托,全国有346支医疗队、共计4.26万人抵达武汉和湖北,与当地的医务人员并肩作战。


  对这些奋战在抗疫一线的中国医护人员,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全世界感激你们为找到最好的治疗办法和防止病毒蔓延所作的努力。”


  疫情暴发后,中国广大医护人员没有退缩,而是选择越是艰险越向前,白衣执甲、逆行出征,筑起一道护佑生命的防线。


  在武汉抗疫一线,有一支蓬勃的青春力量冲在前方,他们有一个共同名字——“90后”。


  “到武汉后,我心里只有一个信念:治病救人!”1月27日,作为福建省首批驰援武汉医疗队成员,1992年出生的福州市第二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护士沈层层告别新婚不久的丈夫,与“战友”奔赴战场。临行前,她的感冒刚好,就主动请战替下另一位同事。她说:“我是党员,理应冲锋在前。”


  2月2日,沈层层与“战友”从武汉市中心医院转战金银潭医院,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为了全力抗疫,沈层层改变了生活习惯:上班后的前4个小时尽量不喝水;吃巧克力补充能量。“上班期间,感觉每个人都有耗不尽的能量和热情……我们早已习惯脸颊、眉弓上被护目镜压迫出的皮肤损伤,仿佛这些损伤就是工作的‘记号’。”沈层层在日记中写道,虽然一直很忙碌,但每个班次结束的时候都很欣慰,自己管理的病人生命体征逐渐平稳,指标越来越好,病人也在陆续出院。


  抢救生命,医护人员冲锋在前,与此同时,一场全方位的人力组织战、物资保障战、科技突击战、资源运动战也已经展开。


  ECMO,俗称人工心肺机。疫情期间,在具备ECMO救治条件的危重症患者中,ECMO的抢救成功率达到80%,创造了医学奇迹。


  然而随着危重症患者不断增加,ECMO数量严重不足。2月27日,一批共16台ECMO紧急从海外采购。北京时间2月27日凌晨4点,16台ECMO搭乘国航CA1042航班,从德国法兰克福起飞,于中午抵达北京首都机场,并在北京清关。下午5点半,邮政航空CF9121航班搭载着这16台ECMO从北京首都机场起飞,当晚8点多飞抵武汉,被直接送往同济医院。这也是继之前从海外采购13台ECMO设备支援武汉后的再度驰援。


  “民航局、海关总署、国航、邮政航空等单位,一路支持,只为让ECMO快速送达武汉。”中央指导组物资保障组成员、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副局长刘明说,民航局采用2架飞机“跨境接力”方式,行程近万公里,历时不到17小时,16台ECMO提前2天顺利运抵,为危重症患者抢救赢得宝贵时间。德国ECMO生产厂家费森尤斯评价,“这让我们看到了中国速度!”


  新冠肺炎疫情是对医疗保障体系的大考。事实证明,中国特色医疗保障体系优势在疫情防控中得到充分彰显。


  新冠肺炎病人的医疗费用如何支付?每位确诊住院患者平均医疗费用2.15万元,医保支付比例约65%,剩余部分由财政进行补助。这是国家医保局给出的明白账。


  1月22日,新冠肺炎开始在全国暴发之际,国家医保局就会同财政部明确提出“确保患者不因费用问题影响就医、确保收治医疗机构不因支付政策影响救治”的“两个确保”要求。在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医疗救助等按规定支付后,个人负担部分由财政给予补助。


  “针对部分群众关于医疗费用的担忧,医疗保障制度及时反应,‘两个确保’政策让患者、疑似患者吃下了定心丸,主动到医院检测。”国家医保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司长熊先军说。


  对于异地就医的患者,医保部门要求同样采取先诊治后结算的方式。个人负担部分由就医地财政给予补助,异地就医医保支付的费用由就医地医保部门先行垫付,疫情结束后统一由参保地医保部门与就医地医保部门结算。这一政策安排不仅有效减少了疫情期间的人员流动,也使得身在外地的患者能够在第一时间得到医疗救治,方便患者异地就医。


  为什么中国能够迅速制定并实施有效的应急医疗保障政策?


  目前,我国已建立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基本医疗保障网,全国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数超过13.5亿人,覆盖面稳定在95%以上,基本实现全覆盖。


  2018年,在新一轮党和国家机构改革过程中,国家医保局成立,全面承担起人社部城镇职工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原国家卫计委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以及民政部医疗救助的管理职责,有人将此形象地称为“三保合一”。


  统一管理的体系不仅使得医疗保障在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中发挥了更大作用,也整合了资源,方便了参保者。医保体系在这次疫情大考中给出的答卷证明,改革的意图正在稳步实现,制度优势不断转化为治理效能。


  调集全国最优秀的医生、最先进的设备、最急需的资源,全力以赴投入疫病救治,救治费用全部由国家承担,最大程度提高检测率、治愈率,最大程度降低感染率、病亡率……人民至上,这是中国共产党人在大考中彰显的宗旨信念。生命至上,这是中华民族在磨难中坚守的价值追求。


  4月15日,坚守80天后,最后一支支援武汉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国家医疗队——北京协和医院医疗队的186位医务人员离开武汉返回北京。通过白衣天使们的拼搏,武汉总体治愈率达到94%,重症患者治愈率超过89%。


  每一个救治的生命背后,都流淌着一个动人的故事。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是贯穿这些故事的主线,昭示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战胜各种艰难险阻的力量之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王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