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方网站 > 新闻 > 要闻

“老基建”悄然发力:水泥、水利、铁路基建股齐涨,谁将领跑

来源:澎湃新闻

责编:刘茜

时间:2020-05-12 08:31:06

近期市场热议“新基建”的背景下,“老基建”正在悄然发力,走出趋势性机会。

5月11日,传统基建板块纷纷走强,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当日收盘,水泥板块涨2.40%,基础建设板块涨0.63%,水利建设板块涨0.37%,铁路基建涨0.08%,房地产开发涨0.05%。

值得关注的是,传统基建发力已有一段时间,如水泥、水利建设板块从年初至今,累计涨幅已达13.78%、4.94%。

行业专家表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当下国内经济的发展带来了巨大挑战,传统基建作为稳增长的重要发力点,重要性不容忽视。


传统基建持续发力三因素

“当前,传统基建板块持续发力,主要是三方面因素所致。”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表示,首先,中国目前仍处在城市化进程当中,虽然传统基建此前实现了大幅、持续地增长,但国内不同地域以及城乡间的基建差距仍非常大,特别是一些偏远、农村地区,基建情况不容乐观。因此,国内传统基建的需求潜力仍然很大。其次,我国经济在向高质量增长的过程中,对降低经济运行成本、提高效率等方面的要求更为旺盛,因此现阶段对传统基建的水平要求也不断提高。

“最后,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全行业的多数市场主体,均受到了非常大的波及,这对经济增长的影响非常明显。这这种情况下,‘铁公基’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发力点,以及传统基建对经济增长的直接促进率,必然得到更多的重视。”付立春进一步指出。

国金证券研报同时指出,为实现经济增长目标,今年财政的总体基调会偏向积极,如果海外疫情失控,财政将会表现地更加积极,因此,预计2020年基建投资同比上升至9%左右。目前,基建的资金来源主要包括预算内资金、自筹资金和国内贷款,预计这三项的累计资金,在2020年能达到10万亿左右。

“当下,‘新基建’在整体基建投资中占比仍较低,难以支撑基建投资增速升至9%以上。”国金证券研报指出,市场对“新基建”的定义口径存在较大差异,但是即使按照最广义的口径来测算,2019年“新基建”在整体基建投资当中的占比仅仅为15%。据统计,2019年基建整体投资总额为18.2万亿,如果2020年基建投资增速为9%,那么基建投资的增量需要达到1.64 万亿,单单依靠“新基建”显然比较难。因此,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背景下,“老基建”仍会发力。

付立春也表示,在当前疫情影响下,传统基建进一步发展的内在动力十足,叠加经济增长的需求,其发展具有长期性。


投资机会长期存在

随着传统基建在经济稳增长中基石作用的不断凸显,“老基建”股吸金上涨明显。在政府基建项目陆续开工、银行增加对基建项目配套信贷的投放的背景下,传统基建如何进一步投资,成为投资者关注焦点。

“传统基建的投资机会是始终存在的,且具备长期投资价值。”付立春表示,投资者对于“老基建”的投资,更需要关注投资标的的估值情况。“建议投资者仔细审视,在当期疫情和政策的多重因素影响下,相关标的的估值和价格是被高估还是低估,依此进行更为理性的投资。”

对于传统基建的具体投资,国金证券研报指出,建筑建材方面,水泥的供给格局保持稳定,并在基建需求支撑下价格维持高位,疫情结束后下半年迎来旺季,叠加需求政策刺激,因此看好下半年的水泥行业,建议投资者关注高股息率的水泥行业上市公司。

化工方面,在政策支撑与估值叠加背景下,建议投资者从四个维度进行配置,一是周期细分龙头股,如万华化学(600309)、华鲁恒升(600426)、三友化工(600409等;二是关注供给短期受限同时行业竞争格局较好的子行业,如新和成(002001)、金禾实业(002597等;三是价格有向上预期、受益转基因种子发展的农药标的股,如扬农化工(600486等;四是关注进口替代空间大的电子化学品,如普利特(002324)等。

煤炭方面,尽管行业需求低迷,但煤炭行业还是正增长,相对稳健、估值不高且分红收益率较高的股票,在低利率环境中能获得一定稳定收益,如内蒙华电(600863)、华电国际(600027)等。

钢铁方面,不论是新基建还是旧基建,对钢铁行业需求的拉动都是有作用的,建议投资者关注三钢(002110)、韶钢(000717)、柳钢(601003)、方大(600507)、新钢(600782)等公司。

有色方面,基建增速讲拉动基本金属需求,看好铜和铝,推荐投资者关注紫金矿业(601899)、江西铜业(600362)、中国铝业(601600)和云铝股份(000807)等。

太平洋证券研报同时表示,5月份,建议投资者配置“老基建”中的建筑、机械、建材、地产龙头板块。

不过,国金证券研报进一步指出,虽然“老基建”发力可期,但投资者仍需防范疫情形势恶化、财政扩张力度不及预期以及行业产能大幅释放等因素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