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方网站 > 新闻 > 要闻

基层闹“医荒”: 10个招人指标作废7个

来源:半月谈

责编:耿杰飞

时间:2020-05-13 08:15:23

记者在基层调研发现,以数量荒、专业荒、梯队荒、结构荒为特征的“医荒”现象在部分县乡两级医院凸显,直接拉低了群众在家门口享受优质医疗服务的获得感。缺医少护之下,医疗强基层、分级诊疗等医改举措随之萎缩。这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时代要求存在不小差距,亟待尽快完善。

640-43.jpeg?x-oss-process=style/w10

基层医护人员在给村民测量血压 王全超 摄

500万元设备落着灰,

人才断档10余年 

中部某县人民医院急诊科主任由副院长兼任,科里只有2名大夫,只能做些外伤缝合一类的简单操作,遇到心梗、骨折等急诊病人就需要其他科室增援。有时科里的急诊患者还在处置中,120救护车就鸣响警报出诊了,因无法分身,经常面对群众“光有急救车,没有急救医生”的指责。

不仅急诊科如此,在部分县级医院,内科、儿科、麻醉科等科室也频频传来“医荒”的呐喊。在乡镇一级医疗机构,“医荒”更为严重。

B超机、影像放射设备、心电检测仪、血常规化验分析仪……为了“保基本、强基层”,国家给某乡镇卫生院投资500余万元添置设备,但卫生院没有医生具备检验资质,出不了报告,这些东西就成了“珍藏品”,上面覆着一层厚灰。

梯队建设断层,没有接班人。北方某县中医院开设8个科室,8个科室主任都是上个世纪分配来的老一代毕业生,未来5年内他们将全部退休。而该县医疗系统已经20年没有组织事业编制的人才招聘,40岁至55岁之间存在10余年的人才梯队断层。8个科室主任中有人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年轻一辈则是市级医学院的“段位”。“后辈成长步子很慢,中医院后继无人。”中医院负责人担忧。

受国家健康脱贫政策、群众健康观念等影响,某脱贫县人民医院2016年住院患者5000余人次,2019年达到9000余人次。住院人次几乎翻倍增长,但是医护数量却没多大变化,大家只能超负荷工作。

“医荒”现象使得基层医疗能力退化,没有好医生,群众只好舍近求远到大城市就医,上下两端“就医难”形成恶性循环。

委培生违约也不来,

大医院赤裸裸抢人 

“只能说缺‘人员’,达不到谈论缺‘人才’的层次,也不敢谈。”一位脱贫县分管医疗的副县长说,尽管每年就业形势很严峻,但基层招聘医生真是件难事。2019年,根据省里脱贫攻坚政策,市里给该县批了10个事业编制指标用于县医院招人,条件放得很宽,只要是医学本科,不需要考试,报名就录用。“现实是只有6人报名,其中3个中途退出,最终仅招到3个,作废了7个指标。”

2020年该县继续招医生,县委书记亲自出面,从市里争取了20个事业编制指标。此种局面让这名副县长深感压力和纠结,“费劲争取到的指标,最怕人没招到,指标也作废了”,想把学历降低到大专,先把人招回来。但医护人员基础差又会引发新争议,一是对病人不负责任,二是后期培养很费劲。“我真的太难了。”副县长一脸苦笑。

一位临床医学专业的大四学生告诉半月谈记者,基层工作生活条件差,福利待遇低,轮训、继续教育缺失,超负荷工作没有充足休息时间,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空间有限、后劲不足。医学类一本的高考录取线在560分以上,“顶着好成绩的光环,返回县里就业,会被认为混得不好”。

一位县级医院院长说,县里医生平均工资6000元,而到省里就上万元了,本科毕业生来基层工作几年,能独当一面时,便迫不及待跳槽。一些医学生毕业后,改行从事药品营销、保健等职业,七八年就能买车买房,但基层医生在临床历练七八年,才算出师。

对策虽有,落实尤难。“乡镇卫生院,宁愿赔钱也不去,实际上‘免费定向委培’是失效了。”一位乡镇卫生院院长说,国家为了给基层打造一批医疗人才,推出高考“免费定向委培”计划,这部分医学生享受高考分数线降分政策,5年学费由国家承担,毕业后将充实到乡镇卫生院。但实际情况并不乐观,2014年当地送出的6个定向委培生,2019年毕业,4名同学违约,只回来2个,违约率达66%。他们或要考研,或要留在省城工作。即便付出每人7万元违约金、诚信记录载入档案的代价,他们仍然坚定解除了之前签订的委培协议。

上级医院的虹吸效应也使得基层医院雪上加霜。县级医院有时选派优秀医生去市里、省城培训,这些医生常常留在上级医院,不回来了。推荐进修变成拱手相送。“就当是给国家输送人才了。”一位医院院长不得不自我宽慰。更让基层医院负责人无奈的是,一些省级大医院迅速扩张,面向全省招聘,副高职称以上优先录用,“这实际上是赤裸裸地抢人”。

补齐短板,让人才招进来、留得住

基层医护人员的数量和质量,事关基层群众在家门口能不能得到优质的医疗服务,事关我国医疗事业的发展。能否留得住、培养好,职业待遇和发展空间是关键。

提高福利待遇,是首要之事。在职称晋升空间上,应给予更多扶持;在住房、配偶就业、子女就学等安置工作中,须加大倾斜。

针对“免费定向委培生”不愿履行承诺、频频违约的现状,基层多位卫健局局长建议,医学类研究生招生时要引入征信查询制度,并推行延期入学政策。研究生招生时要考虑这部分考生的基层服务期限,未按委培协议履行承诺,不予招录。同时也要考虑到,人才的成长、流动是必要的,可出台政策,委培生考研后保留入学资格,延期入学,待5年基层服务期满后再读研深造,以打消他们在基层工作5年后学习力、考试力退化,考研难的顾虑。

同时,组合运用国家对基层医疗人才的现有招聘政策。目前免费定向委培涉及高考,只针对乡镇卫生院招聘,建议扩大到县级医疗机构,一是有效提高人才的依存性,二是签合同时注明在县级服务几年,组合运用好政策。

此外,县区还须继续努力为医疗事业提供财政支撑。某县医疗系统共1963个编制,但是空编率达40%。“解决了人手问题,下一步就面临发工资的问题。”一位脱贫县县长说,之前财政力量有限,各系统都不敢招人,今后随着县域经济壮大,这一问题将逐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