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方网站 > 新闻 > 要闻

脱贫攻坚党旗红|河北鸡泽:“微工厂”里务工忙 迸发脱贫“巨能量”

来源:河北共产党员网

责编:耿杰飞

时间:2020-05-14 11:04:55

河北共产党员网讯(记者杜俊利 通讯员王荣安 董亚丹)立夏刚过,一场雨水带来清凉,鸡泽县浮图店乡柏一村的“微工厂”里,27个工人趁凉快加班几点,电动缝纫机“噔噔噔”作响,一派热火朝天的生产景象。女工们忙个不停,正在进行书包加工,别看这个厂子建在农户家里,产量可不小,书包日产达到260个,每个月的“流水”达到6万元,更重要的是确保27个工人按月领到“薪水”,从抱孩子的“孩儿妈”变成不出村的“绣娘”。

工人张先芬负责的是包边工序,她一边娴熟地包边,一边乐滋滋地说:“以前都是在外边打工,现在不用出门都能挣钱了,既能陪伴孩子又能照顾老人,家里如果有事我也可以随时方便回去,一个月下来能挣2500余元,也能解决目前的生活状况。”

“微工厂”里务工忙

柏一村地处鸡泽县西南方向,距离县城近13公里,属鸡泽县偏远村庄,村民“家门口”就业较难。青壮年大量外出,农村留守妇女及部分轻度残疾者成为有时间、有精力,但缺技能、缺信息的闲散劳动力。如何让她们有活干、能挣钱,早日实现稳定脱贫?为此,鸡泽县住建局驻柏一村工作队因地制宜,扶持有技术、有渠道的村民祁建松创办“微工厂”,让微工厂迸发出脱贫“巨能量”。

“厂子2019年3月开始建设,投资10万元,当年5月就投入生产了,现有27台机器,带动本村10余名建档立卡户家庭成员就业,在不耽误村民农耕的情况下,每年可为每名工人增收2.5万元。”老板祁建松说。

一个小作坊,不耗水,不污染,上连箱包大企业,下连农村弱劳力、“半”劳力,解决了几十个家庭就业难、增收难、顾家难的问题,这样的“微工厂”在距离柏一村不远的东柳村有十几家。

石占霞家“微工厂”已经复工一个多月,十几位工人正在有条不紊地赶制加工订单。

石占霞为工人示范新箱包的操作流程

工人刘静芳说:“我的孩子还小,需要大人照顾,在这工作离家近,既不耽误照顾孩子,一个月又能拿到两三千元的工资,家里的日常开销有保障了。”“微工厂”开在家门口,刘静芳66岁的母亲也在这里打工,年纪大了不能上机器,翻书包、穿拉头,零零碎碎的活儿干下来,一天也能挣十几、二十块的买菜钱。

今年52岁的石占霞线厂纺过线,糖厂搓过糖,帮人摘过棉花,几乎干过了女人所有能干的工作。2014年,两个儿子步入大学,石占霞既高兴又担忧,一下子供两个大学生,让本不富裕的家庭愈加吃力。

“当时村里一家箱包加工厂要转业,我就想着自己也干过几年的服装加工,能不能让人家介绍一些货源,利用自己的技术也成立一个箱包加工厂。”石占霞说:“后来人家帮忙联系上一位保定的供货老板,经过和家人商量,我拿出3万多元购进了10台缝纫机成立了‘微工厂’。”

借着提供的合作链,石占霞又主动联系了几家上游经销商,厂里的业务逐渐增多。看到家门口就能就业,村里的留守妇女主动找上门来,石占霞手把手教工人,有人不方便到厂子里干活儿,石占霞就把机器送到家,结账的时候还把电费算出来给人家,绝不耽误工人们挣钱。6年过去,石占霞的“微工厂”已经为30多名留守妇女提供了工作岗位。

工人正在赶制箱包

石占霞的作坊一步步做起来,村子里的“微工厂”也发展到12家,提供了400多个就业岗位,每年仅工资就能帮助群众增收达1000多万元。

“微工厂”的增多得益于多个方面,在东柳村,群众都说王永刚的“鸿鹄服装有限公司”是榜样更是“酵母”。

王永刚是肢体残疾人,2008年在自家庭院创办小型服装加工厂,一年时间就还清外债还结余50多万元,之后又用了7年时间使服装厂面积扩大68倍,员工增加115倍,销售额增长280倍,形成年产值达1.6亿元的大型服装企业,产品畅销国内并出口到俄罗斯、韩国等国家。

富起来的王永刚从创业开始就不忘那些残疾人、留守妇女,企业安排了83名残疾人就业,还帮助能居家生产的残疾人“单户”创业,目前在家实现订单生产的残疾户达到240多户,带动400多人就业,每户年收入达3万元左右。

秦用芳正在进行前片扣兜工序

“鸡泽县十分重视家庭作坊在精准脱贫方面的作用,县里出台政策,凡是列入全县精准扶贫序列的扶贫微工厂(扶贫车间),每安排一个贫困人口就业,且连续用工一年的,可享受每人每年2000元的设备购置补贴。”鸡泽县扶开办主任苏尚军说。

“鸡泽县人社局创业中心从2010年起连续举办创业培训83期,成功“催生”出820多名创业户,他们还协调创业贷款近5000万元,扶持创业户创办各类小型、微型企业”。鸡泽县人社局局长范慧丽说。

“一团火”散出去就是“满天星”。创业带动就业,仅“鸿鹄”公司就“催生”东柳、西柳等村服装、手套、箱包家庭作坊30多个。每天仅以浮图店乡为核心,就有7台厢货车忙碌奔走在鸡泽和石家庄等地之间,运来原料,送去成品,电动缝纫机转起来,针线“走”起来,农民的腰包一天天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