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时候的小孩在读什么?内容题材堪称“少儿百科全书”!

来源:中华读书报

责编:张子薇

时间:2022-08-16 12:58:24

民小编说

在中国古代的儿童世界里,没有动画片,没有电子产品,书籍读物是他们能够获得启蒙的为数不多的媒介。古时候的小孩在读什么?有哪些儿童读物来启蒙他们的智慧和素养?今天中国的儿童文学又从中汲取了怎样的营养?跟小编一起穿越时空看看吧——

中国的儿童读物承载着中华民族的悠久历史文化,有自己独特的文脉传承与历史资源。古代儿童读物主要是启蒙读物,也称“蒙学”,最著名的是“三百千”,即《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古代启蒙读物随时代的发展而发展,由少到多,由简到繁,由单一的识字教学到多学科的知识传授与人伦道德的养成,由纯文字到图文并茂,并由此形成了古代儿童读物的多种类型与形式。

第一阶段是识字读物。先秦至南北朝时期的儿童读物偏重于以识字、写字为主的蒙学教学,这有周代用籀文(即大篆)写的《史籀篇》,秦代李斯等人的《仓颉篇》《爰历篇》《博学篇》。最有名的是西汉元帝时史游编写的《急就篇》、南北朝梁武帝敕周兴嗣编写的《千字文》。《千字文》共250句四言韵语,包含了人文、历史、自然、社会等多方面的知识与品德教育、审美教育等多种功能,开蒙学从单一识字走向多学科、多功能之先河。

第二阶段是综合读物。隋唐五代时期儿童读物逐渐多样化,如《太公家教》《蒙求》和《兔园册》。唐代佚名的《太公家教》注重伦理道德教育。唐代李瀚的《蒙求》,选取了历史上的592个典故,四字一典,编成韵文,上下两句对偶,多为历史人物故事,如“武陵桃源,刘阮天台”“女娲补天,长房缩地”。

第三阶段是宋元明清时期的多元化儿童读物。这一阶段的儿童读物不但数量激增,而且内容丰富多彩,表明传统蒙学进入了多元发展的高峰时期。重要者有:以伦理道德、行为规范为主要内容的德育类蒙书,如《弟子规》《小儿语》《增广贤文》;以百科知识介绍为主的文化类蒙书,如《百家姓》《三字经》《名物蒙求》《龙文鞭影》《幼学琼林》;以时间顺序梳理朝代、叙述历史事件的历史类蒙书,如《十七史蒙求》《叙古蒙求》《史学提要》《五字鉴》;以诗教、诗选为特色的《千家诗》《唐诗三百首》等优秀儿童诗歌选本,以及《声律启蒙》《笠翁对韵》等专门训练儿童写诗的读本。

从整体上看,中国古代儿童读物的题材内容十分广泛,汇集了各种类型的传统知识,堪称“少儿百科全书”,这与中国古代文史哲不分家的“通才”“通识”教育传统是一致的。古代儿童读物几乎都是韵文,有的是诗歌,有的是偶句,有的是民谚。不管是七言、五言、四言、三言,都充分体现了汉字的音韵之美与中国自古以来重视“诗教”的传统。更重要的是,讲究韵文音韵的蒙学读物直接连通着孩子今后学习的诗词歌赋,还连通着中国的传统音乐和戏剧艺术。从这个角度说,古代儿童读物对儿童是一种基础性的“诗教”与文学修养的预备。同时,为了适应儿童的阅读理解,多数编写者还刻意“去文就俗”,连接地气,因而能引起儿童读者与一般平民的共鸣和兴趣。

随着中国印刷术与雕版艺术的发展,宋代出现了有图有文、以图配文或以文释图的儿童读物,如中国国家图书馆收藏的宋末出版的图文对照识字课本《对相识字》。《对相识字》比同样也是图文对照的欧洲《世界图解》要早了近400年。

中国第一种儿童图画故事书是明代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由熊大木编写的《日记故事》。该书内容多是描写儿童智慧、儿童情趣、儿童生活的故事,如灌水浮球、司马光破缸、曹冲称象等;也有砥砺意志、发愤读书、惜时上进的故事,如凿壁引光、映雪夜读、管宁割席等。《日记故事》上图下文,图画传神,雕版精工,是中国古代儿童图画故事书的精品。

中国儿童读物中的儿童文学,深深植根于由甲骨文字传承下来的五千年中华民族的文化沃土,远接“夸父追日”“精卫填海”等上古神话的图腾,承续秦汉以来农耕文明色彩斑斓的民间童话、童谣宝库,进入近现代,又以开放兼容的胸襟,吸纳以欧美为典型的外国儿童文学新元素、新样式,从而形成现代性的中国儿童文学。叶圣陶、冰心、张天翼、陈伯吹、严文井等是现代儿童文学的代表性作家,他们的作品奠定了中国儿童文学的现实主义精神与以儿童为中心的创作理念。

今天的中国已成为完全意义上的世界儿童读物与儿童文学出版大国,并正在向强国迈进。近年来中国原创儿童文学图书走出国门的步伐越来越强劲,新时代中国儿童文学已成为世界儿童文学之林中的东方劲旅。

(本文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文章来源丨中华读书报,略有删改,原标题《也谈中国古代的儿童读物》

热点推荐
热门视频